立即订阅

我真的长生不老第136章试探离开

2020年06月03日 12:06 来源于:汾阳财经网
我真的长生不老 第136章 试探郡沙人家中常备有字牌,扑克和麻将,秦雅南这里没有麻将,但是字牌还是有的。秦雅南和竹君棠都不怎么会,

我真的长生不老 第136章 试探

郡沙人家中常备有字牌,扑克和麻将,秦雅南这里没有麻将,但是字牌还是有的。

秦雅南和竹君棠都不怎么会,但是规矩和麻将差不多,简单易学,只是随便打打,打发时间,刘长安也没有想要赢什么赌注,倒是竹君棠玩了两把就自信满满,要玩点大的,但是刘长安和秦雅南都没有理她。

过了一会儿,刘长安就去刷羊头了,拿板刷刷头皮,刷的越白净越好,但要是刷破了就太没水平了,再掰开嘴巴刷舌头,用水来回冲洗口鼻耳。

“挺利索的啊。”秦雅南站在厨房门口看。

刘长安没有接话,提刀从羊头皮,正中到鼻腔处划了长口,放入锅中倒入凉水开始煮。

“你知道吗,京城最出名的羊头肉是前门外廊二条的马玉昆,家传了六代啊,解放后的社会主义改造中,马玉昆当了运输工人。南来顺开业时,当时的经理陈连生好不容易找到了马玉昆重操旧业,马玉昆便是大名鼎鼎的羊头马……现在都说马玉昆的技艺失传了,其实不然。”刘长安略微有些得意,人活得久,总是有不少便利和好处的,“今天你们有口福了,绝代技艺重现人间。”

“这我还真就不信了,马玉昆的羊头,只听老一辈说过,据说一做好基本就卖光了,传了六代也是家传,你能会?当然,反正失传了,你只要做的好吃,也没人能证明你说的不是真的

。”秦雅南还真不怎么信了。

刘长安也不废话,煮羊头还要一段时间,继续出去打了一会字牌,这才又进了厨房。

秦雅南跟着他来打牌,又跟着他进厨房。

刘长安看了看羊头煮到七成熟了,提了出来,趁热就从头皮正中划口的地方把羊脸羊皮羊肉扒向两边,拆了颅骨,食指一捅就把羊眼睛给捅了出来,劈开颅骨取出了羊脑子,完整地拆下了两块羊脸子和羊舌头,浸入了凉水中。

这干净利索的过程行云流水,看的秦雅南目瞪口呆,要知道刘长安可是从滚水中直接提了羊头就开始扒的,他就不怕烫吗?秦雅南倒没有多此一举地去阻止他烫伤,都是成年人了,他也不至于这么逞强,肯定是有这本事的。

光这本事,秦雅南就自愧不如,方正世纪成为LifeSize中国总代理倒是很多老厨子能耐得住滚烫的食材,很多东西都要趁热的时候加工,手掌受不住热是不行的,隔着手套又没有那细致的功夫。

又浸了一阵子,刘长安拿了砂锅炒岩盐慢火烘烤,热碾碎花椒,加了旁的佐料做成了椒盐,放进牛角碗里免得跑味,其实这秘制的椒盐才是吃羊头肉的关键了。

现切现吃,当刘长安把羊头肉摆放在长切板上桌,再给秦雅南表演下什么叫“盐花洒得如雪飞,薄薄切成与纸同”时,秦雅南已经心服口服了,这样的手艺和厨艺,绝对不需要吹牛说自己得到了谁谁谁的传承,身怀绝技之人往往心高气傲,哪能无端端去攀附别人?只是既然说是重现人间那便是重现人间,也不会把别人的技艺改了自己名号。

“我要把张家玮给炒了,请你当大厨。”竹君棠佩服不已,不过也就说说,要把刘长安收为己用,这是长期而艰巨的任务,现在暂时不能真的去实践了,有些羡慕地说道:“我听周咚咚说,你经常做好吃的给她吃。”

“难怪圆滚滚的。”秦雅南若有所悟地说道。

“她也经常给我吃的,这是礼尚往来。”刘长安这么认为。

秦雅南多看了刘长安几眼,感受着唇舌间的美味,肉片色白洁净,薄而大,嫩脆清新,醇香不腻,再加上秘制的椒盐,简直让人感觉到每一个味蕾都在雀跃的跳舞,怎么这么好吃?

“我要是天天吃,一定也会胖起来。”竹君棠担心地说道。

“你没这机会。”秦雅南觉得她想多了。

刘长安也笑了笑,自己切片吃了起来,这羊头肉要凉,这椒盐却要趁刚炒好赶紧吃,冷了稍潮,味道就差太多了。

秦雅南自己吃,也看着刘长安吃,心想着竹君棠是想多了,安暖才是有这机会的人,毕竟刘长安可是说用尽一生一世把……不对,用尽一生陪伴安暖吧。

安暖这小姑娘,至少口福是不错的,秦雅南发现自己居然有些嫉妒安暖了。

真是的,自己也越来越好“吃”这一口了,秦雅南嘴角含笑,小口地咬着嘴里的羊头肉。

“吃完了,有没有吃出什么熟悉的感觉?”刘长安放下手中的切片刀,随口这么一问。

“没有,你这口味是头一次。”秦雅南摇了摇头。

“大概你曾祖父才吃得出熟悉的感觉。”刘长安点了点头,“叶辰瑜在京城带着弟弟妹妹的时候,常做的便是这个口味。”

“叶辰瑜……”秦雅南略微思索之后反应过来,讶然失笑,“原来是这个名字。”

“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竹君棠笑着说道。

“你怎么能用长辈的名字开玩笑?”秦雅南瞪了竹君棠一眼,“是辰时的辰吧,瑾瑜的瑜。”

刘长安点头,一直看着秦雅南。

“可你怎么直呼你曾祖父的名字?”秦雅南奇怪地问道。

竹君棠低下头喝茶,因为她想笑。

“没有关系,他不在意的。”

秦雅南当然就不好说什么了,对低头喝茶的竹君棠说道,“我们两个都干活了,收拾桌子的事情就归你了。”

“我?”竹君棠指了指自己,然后拿起了,“我叫人来收拾……”

“别……算了,懒得跟你计较。”秦雅南对于这种任何事情都不干的资本主义腐败堕落大小姐嗤之以鼻,自己起身收拾桌子,刘长安下得厨房,自然没有道理再叫他动手。

秦雅南去了厨房,竹君棠才看着刘长安,压低了声音,“爷爷,你是在试探秦雅南对不对?”

“你居然也看得出来?”刘长安还以为竹君棠的脑子和她裙子底下的宇宙一样空旷呢。

“怎么样,试探出来了什么没有?我觉得肯定有问题,怎么这么巧,昨天晚上发生了事情,她今天早上就格式化了硬盘,不早不晚的?”竹君棠微微冷笑,“我可是看柯没有终点。会议决定南长大的。”

“试探出来了,她没有问题,你想多了。”刘长安自顾自地喝茶。

竹君棠愣了一下,一时间不知道刘长安是敷衍自己,还是真的没有什么发现。

巢湖白癜风好的医院
白带多质稠的原因
血液内科
关键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