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订阅

绝代玄尊第266章国王驾到离开

2020年06月02日 07:06 来源于:汾阳财经网
绝代玄尊 第266章 国王驾到上一章:第265章花簪下一章:第267章难以捉摸这算是一种不负的回答,因为这等于没有回答!可是x

绝代玄尊 第266章 国王驾到

上一章:第265章花簪下一章:第267章难以捉摸

这算是一种不负的回答,因为这等于没有回答!

可是xiǎo宝却知道,这是最无奈的回答,因为漠寰**队的战力他很清楚,对付战力高出数倍于她们的倭鸟船队,她们也唯有以死相博!

不行,不能看着这些可爱的女孩子一个个全都倒在倭贼的战刀之下!

白天那被剖腹的女兵和青草青叶的战死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刺激太大,他吃下了龙诞果,影响着他的性格,只能看着女孩子快乐的生活,见不得她们以那样惨烈的方式,结束生命!

“那些缴获来的战船,你们要尽快熟悉,不只是要熟悉它的操作,更重要的是要找出这船上的弱diǎn!”xiǎo宝对冰竹叮嘱,以漠寰女孩子的聪慧,她们肯定会从敌船上找出相应的对策!

冰竹感激的看着他diǎndiǎn头,轻声説:“我会的!其实我担心的,倒不是倭鸟人,我最担心的,是倭鸟人没有让我们屈服,而我们漠寰国,却将要被这无情的老天所灭亡!”

xiǎo宝眉头一皱,继而明白了她所説的话!男人!没有男人,漠寰国终究还是支撑不下去!因为打仗,漠寰国的人口已经在急剧的减少,而因为水质,漠寰国的男人已经不像是男人,这才是最致命的!

要彻底杜绝漠寰国亡国的危机,要从根本上想办法,也就是説,要将她们国家的男人,变得像真正的男人!

“千珠大人,有时间能带我去看看你们的水井吗?”xiǎo宝低头看着已经坐在身边沙滩上的冰竹,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坐在她的身边。最新章节全文阅读hua

“叫我冰竹吧,我不喜欢你叫我大人!”冰竹依然坐在沙滩上,眼睛看着前面的海面,叹息了一声:“太阴河就在前面不远,那就是我们漠寰国的母亲河!等明天我会带你去看看!”

远处水寨上有黑影掠过,冰竹功力不俗,已经看到,也没站起来,扭头对着那黑影轻喝:“谁?”

那黑影径直跑来,xiǎo宝已经看出她是青枝,脸上还带着惊喜的神色,跪到冰竹面前説:“禀告千珠大人,皇上来了!”

“啊?”冰竹也吃了一惊,从沙滩上站起来,对青枝説:“快起来,在哪里?”

青枝起身説:“就在中军大帐,她跟刘妈妈来的,説是要见见打胜仗的英雄!”

冰竹一把抓住xiǎo宝的胳膊,一边往水寨走一边説:“玄宝哥哥快diǎn跟我回去,皇上轻易不出宫,没想到为了你,竟然跑到这水寨来了!”

xiǎo宝被她拉着胳膊往前走,感受着这女子的手指虽然有力,却不失纤滑,微微有些冰凉,却也有些舒服。[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hua]

似乎看到从她身上掉出了什么东西,可是却被手上的感觉给忽略了,全身心的去体会这冷面将军那肌肤的接触。

“呀!”跑了几步的冰竹也意识到不妥,急忙松开了xiǎo宝的手。黑夜下xiǎo宝看到她的粉脸已经羞红,紧咬嘴唇,双手交叉轻轻在胸前搓手,速度也没有刚才那名快了。

想不到一向不苟言笑的千珠大人居然也有这么一副xiǎo女儿的神态,旁边的xiǎo宝看的有些痴了,就听身后传来青枝的一声惊呼:“玄宝哥哥xiǎo心!”

“砰!”xiǎo宝一头就撞在水寨旁的一根挂着灯笼的木桩上,“哎呦”一声捂住了脑袋。

“你没事吧?”两声惊呼同时传来,冰竹和青枝刚想扑过来,却又同时止住了脚步。青枝身体一颤,赶紧低下头后退了两步,冰竹眼神复杂的看了她一眼,终究还是上前一步,拿开xiǎo宝的手説:“快让我看看!”

xiǎo宝揉了揉额湖北省原煤的价格就在去年的基础上头,尴尬的説:“没事没事,我头硬着呢!就是吓了我一跳,漠寰国木材这么稀缺,要是我撞坏这杆子,那我可赔不起!”

“噗嗤!”两位女子全都笑了起来,青枝笑过之后却有惊奇的看着冰竹,因为在她的印象中,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位千珠大人这样开心的笑意,原来千珠大人笑起来,竟是这样的好看…

冰竹嗔怪的白了xiǎo宝一样,低声骂了一句:“呆子!xiǎo心一diǎn!”转身又往前走去。(hua广告)

沙滩上,在冰竹和xiǎo宝刚才待过的地方,突然从黑暗中走出了一个人影,神情有些失落的军师雪若,她的手中似乎还拿着东西,在月色下闪闪发光,。

而在她前面的沙滩上,也有一个闪亮的东西,雪若走过去,弯腰捡了起来,却是一枚镶嵌了珍珠和宝石花的玉簪,而在她的左手,也有一支同样精美,却样式不同的花簪。

看着手中的两支花簪,雪若轻咬下唇,脸蛋微红,眼睛看着水寨的方向,嘴里轻轻的説着:“玄宝哥哥,你可真是害人的家伙啊!”

“参见皇上!”中军大帐里,冰竹对着坐在正中软榻上的一名红装女子跪地行礼,旁边一位身穿淡红花袄的老妇人看着xiǎo宝厉声大喝:“大胆,见了皇上还不下跪!”

这老妇人个头不高,却中气十足,这一嗓子把冰竹都吓了一跳,xiǎo宝却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对她説:“请皇上恕罪,玄宝只跪双亲,再无可跪之人,如果皇上非要xiǎo宝行这君臣之礼,那这面,还是不见了吧,xiǎo宝退下就是!”

这句话可把这帐篷里的人都给震住了,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震惊的神色,心中同时升起一个念头,这xiǎo子,可真够狂的!

只跪双亲,再无可跪之人,也就是説,别説漠寰国国王和中原皇帝了,就算天地都没被他放在眼里!这家伙,难道这一增加主要是因为公司销售和客户服务团队的佣金、工资和福利均有所增加。研发开支为1620万美元当自己是神帝不成?

就凭这句话,这家伙的脑袋就可以砍下来了!帐篷还有几个白日里跟xiǎo宝一起出生入死的女将,此刻也全都为xiǎo宝捏了一把汗,地上的冰竹更是吓的全身发抖,趴在地上扭过头,不断的对xiǎo宝使着眼色!

“好大的胆子!”刚才説话的那位老妇人气的眼睛一瞪,冲着xiǎo宝厉喝:“区区一个贱男,竟敢在皇上面前如此讲话,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来啊,给我拖出去…”

“你又是什么人?”xiǎo宝突然打断她的话,皱着眉头看着她,“为什么你説话总是像是要把全身的力气都使出来似的,这样不累吗?xiǎo声一diǎn,我能听得见!”

众人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整个漠寰国,能让刘妈妈闭嘴的,除了皇上,今儿个总算是又出来一个!

刘妈妈也是被xiǎo宝个气傻了,张着嘴巴瞪着他,像是不敢相信刚才那话是从一个男人的嘴里説出来的,咆哮着大叫:“你连我都不知道!我乃皇上乳娘刘翠娥,漠寰国两朝宰相…”

“行了!我还以为你是皇上呢!”xiǎo宝毫不客气的打断她,蕴含了醒世梵音的话语从他嘴里一出来,直接就让刘翠娥闭上了嘴巴!

奇怪的是别人听来声音并不高,而对于刘翠娥来説,却是如晴天霹雳,在脑海中轰然炸响!

刘翠娥的脸上瞬间就失去了血色,除了被醒世梵音给扰乱了心神,更可怕的是xiǎo宝的那句话!吓得她双膝一软,上身完全趴在地上,对榻上的女子説:“皇上恕罪,翠娥绝无逾礼之意!”

榻上的女人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双手将她扶起来,笑着説:“妈妈请起,朕知道你心意!冰竹大人,你也起来吧!这位就是助我漠寰打败倭贼的玄宝英雄吗?你不是我漠寰人,这君臣之礼也就免了,赐座!”

xiǎo宝双手一拱,嘴里笑着説:“谢皇上!”已经有人搬来一只板凳,xiǎo宝也不客气,大大咧咧的坐了上去。

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每个人的额头都隐隐有了汗意,伴君如伴虎,皇上虽然勤政爱民,但是威严却不是可以随意践踏的,刚才她要是真的生气了,那现在这个玄宝哥哥可就倒了大霉了!

xiǎo宝也趁这个机会打量着这个漠寰国的女国王。他早已经料到国王是女的,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年轻!

其实他并没有看到国王的脸,下午在船上的时候跟那些女兵聊,她们也告诉了他很多漠寰国跟其他国家不一样的习俗,其中就有这一条,漠寰国王在没有嫁人之前绝不以真面目示人!每次出巡,或戴面具,或蒙黑纱,就连身边最亲近的人,也不能看到她的脸。

漠寰国以大红为尊,不像中原,以紫为贵。全国除了国王,也只有红花夫人有此殊荣了,就连刘妈妈都没有这种资格!

xiǎo宝虽然看不到漠寰国王的样子,却看出她隐藏在宽大龙凤袍里的玲珑娇躯,而且从她走路的姿势和説话的声音就可以估摸出,这个国王的年龄,dǐng多只有十七八岁!

可惜就是看不到她的脸,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现在的漠寰国王虽然没有佩戴凤冠霞帔,却戴着一dǐng水晶珠冠,流苏遮住了脸面,脸上也戴着一张红纱,只露出一双灵慧的大眼睛,在一眨不眨的打量着xiǎo宝。

“你叫玄宝?一年前,冥湖未羊将军举兵反寅,举旗号:拥玄帝,诛寅皇。而那新立的玄帝,好像就叫玄宝?”

这女皇上消息还真够灵通的!xiǎo宝也不抵赖,端坐在椅子上,微笑着説:“不错,我就是那个玄宝!只是我暂时还没想到称帝,就算要称,也要等到打败寅虎之后!”

“呀!”众人大惊,谁也不没有想到,这一天跟自己并肩作战的,竟然是这一年来在白鸾大陆风头最劲的人物,屡次以少胜多,大败寅军的玄军玄帝!

冰竹痴痴的看着xiǎo宝,眼中热泪盈盈。现在她总算明白,为什么玄宝哥哥能带领她们大败倭兵,为什么对于皇上的赏赐,他可以无动于衷,原来他竟然是玄帝!

看完记得:方便下次看,或者。

女人小便有异味吃什么药
动脉硬化
玉林白癜风
关键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