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订阅

阴阳天师274第274章吸血鬼后裔离开

2020年06月03日 01:06 来源于:汾阳财经网
阴阳天师 274.第274章 吸血鬼后裔三个女学生也没有想到是我,她们以询问的目光看向齐飞。齐飞自然不知道我与她们之间的事,笑嘻嘻解释

阴阳天师 274.第274章 吸血鬼后裔

三个女学生也没有想到是我,她们以询问的目光看向齐飞。齐飞自然不知道我与她们之间的事,笑嘻嘻解释:“这位是我朋友余晖,从小一起长大的那种朋友哦,她们是我同学,麦云、方涵、梁小琴,行了,快上车吧。”

我开门上车。

齐飞一边开车,一边警告三女,说:“喂,你们听好了。你们可不要打他的主意,他可是有女朋友的,而且这家伙很专一。”

三女出乎意料的没说话。

我更是懒得开口。

齐飞说了半晌,忽然发现不对,怎么没人开口说话啊,他感觉无趣,也闭上了嘴,开车到了最大的购物中心,买了许多衣服与饰品。

返回学校,我拒绝了去三女租的房子,带着他们回到岳勋给我租的房子,开始准备,特意打扮了好久,最终几人都感觉满意,接下来就是拍照上传。

精心的准备当然会有收获,照片一上传,加上我先前填写的如土豪般的资料,立刻引起了无数人的关注。

三女看我写的资料,讥讽地撇嘴:“哼!你也太能吹了吧,看看这条,一年什么都不干就有过亿的收入,怎么看怎么假呀。”

齐飞喝啤酒,插嘴说:“你们懂个屁,这家伙可是隐藏的土豪,他有我家的股份,而且随便溜一圈“一切皆有可能!”(完)就是好几千万进账,别被他那外表骗了,我敢说全市范围禁止烟花爆竹燃放、露天烧烤;建议中小学、幼儿园停止体育课、课间操、运动会等户外运动。,不论公司里的钱,只论身家,他已经超过我齐家了。”

“不是吧,有没有这么夸张。”三女不信。

我嘿嘿一笑,说:“钱对我来说就是废纸。”

方涵双眼放光:“帅哥,给点废纸呗。”

我:“……”

齐飞大笑。

“来了。”我大叫了一声,来信息了,有个妹纸刚刚下班,问有没有帅哥来接,我淡定的发了一条信息在哪,五秒钟后,那边发来地址,我看了一下,问:“齐飞,车钥匙。”

“拿去,悠着点啊,我前两天刚买的。”他抛出钥匙,猛然间想起了什么。忙问:“对了,你不是不开车的吗?你有驾照?”

“国外的!”我匆忙间向外跑去,并嘱咐他们走时锁门。

齐飞感慨:“妹的,两年不见,一切都是国外的了。”

三女凑了过来,开始八卦了,麦云问:“齐飞,老实交代吧,他是谁?”

“对啊,对啊,他真那么有钱?”

“他不会跟你一样是抓鬼的吧。”

齐飞嘿嘿一笑:“这个嘛,说来话长,一切都要从那天我们相遇开始……”

……

开车出了校园,我看了看时间,现在差不多七点,按照地址我开车接人,对方是一个白领妹子,虽然化了妆但样子依旧很清纯,

我装作浮夸的样子,打开了车窗,对美女笑笑,美女上车,我问去什么地方,美女说还没吃饭,那就去吃饭,不过,我心里有些失望。因为我对付过吸血鬼,所以可以认出对方是不是吸血鬼,眼前的美女明显不是,如此我便有了退意。

可我不能赶人家下车吧,我带着她去了高档的中餐厅,吃完后,美女想回家,我当然乐意,然后送她回家,在楼下她邀请我上去坐坐,我以有事为由拒绝了,说下次吧,她给我留了号码。我随手扔在车里,倒车离去。

拿出看,又有一条约的信息,而且就在附近,我打开看了一下照片,这女的打扮的极为妖艳,我发了一条语音。

十秒钟后,那边回复来接人。

我开车过去,见到真人,眯起了双眼,暗道就是她了,我绅士般的开门,下车,为她拿包,请她上车。我问去哪,她说看我。

这还不简单,我开车直接去了酒店。

刚一进门,她目光就变了,双臂勾住了我脖颈,大胆的挑逗着,我也不客气,吻了下去,当然,我时刻保持着警惕。我在她身上抚摸着、亲吻着,我们粗重地喘息着,我的手摸着她的腿向里面探去。

也就在这时,她气息变了。

她粗重地喘息着,脑袋靠后了一些,张开了嘴,露出了獠牙,也就这时,我另一只手摸到了她脖颈,蓦然用力,狠狠将她按在墙壁上,退开了她身体,看着她冷冷发笑。

她面色大变,她意识到不对了,她竟然无法动弹,这是她成为吸血鬼从没发生过的事。她盯着我,眼中露出恐惧的神色,颤着声问:“你、你是谁?”

我冷酷地取出了一张黑符。

看到黑符,她眼睛渐渐睁大了,她惊恐地盯着黑符,求饶:“不、不要,求你,求你放过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要杀我。”

“你认识我?”我迟疑了一下,开口问,我制住她她仅仅是恐惧,可我拿出黑符,她身体都颤抖起来,那是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慌。

“不认识,但知道有一个手拿天机伞,与拥有黑符的人,这个人是魔鬼,见了要逃跑的。”她欲哭无泪,谁想今天这么倒霉,碰到这个魔鬼了。

我摸了摸鼻子,咒骂:“妹的,谁是魔鬼,你们才是魔鬼。”我抽手,放开了她,她落在地面上,身子依旧在发抖,她已经失去了抵抗力。

我蹲下身子,看着她,淡淡问:“让我放过你啊,那你能付出点什么呢?”

她低头不语。

“不说我可动手了啊。”我扬起了黑符。

“不要!”她大叫了一声,又连忙低头,低声说:“我可以伺候您,做您的奴隶,如果您想……随时都可以。”

我一愣,随即明白了她在说什么,顿时脸一黑,心中怒骂,妈的,老子有那么不堪吗?我气的站起身,对她说:“行了,跟我走吧。”

她站起身,小声问:“去哪?”

我冷笑:“不是要做我的奴隶吗,不跟我走,你万一跑了怎么办?今晚不住酒店了,去我那,以后我说什么你必须听。”

“是是。”她低着头不敢反抗。

离开酒店,我开车,偷偷拿出给齐飞发了条短信,让他先别回去。我收起,扭头看了她一眼,她依旧处于恐惧中。

我心中冷笑,却是没有一点放过她的意思,她也知道害怕,怎么不想想那些变成吸血鬼的普通人,他们是什么感受,我已经决定,只要问出线索就灭了她。

女人白带质稠的治疗方法
赤峰白斑疯医院
男人一生中都会阳痿吗
关键词:
友情链接